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革命逸事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】
【革命逸事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】

第一章 第一章 欺骗与胁

  1959年初夏的一个周日,新中国西南地区一个小镇的小学校园里,女教师李静芷正在做饭,她不时的看看校门口,等着丈夫方辉放的归来。

  李静芷今年33岁,或许天生丽质,有两个女儿的她身材保持的很好,再加上一度被评为校花的容貌,迷到了整个小镇上的人。丈夫方辉放在县城宣传部工作,两人是大学的同学,在省城读书的时候就相互爱慕,可是双方的家庭都不同意,无奈之下,二人私奔到偏僻的小镇,过着幸福的二人世界。

  时已正午,丈夫还没回家,李静芷有些着急,看到女儿方娉、方婷写完作业从教室出来,就对她们喊道:「小娉,你和妹妹去村口看看你爸爸回来没。」方娉答应了一声,和妹妹朝村口走去。

  方娉、方婷姐妹今年14岁,在小镇上的初中读书,继承了父亲的文雅与母亲的美丽,在小镇上颇有「才女」之称。

  两人沿着石子路向村口走去,半路上遇到镇小学的校长罗张维。

  「罗校长好。」姐姐方娉乖巧的问道。

  「是你们两个啊,要干什幺去啊?」罗张维今年50多岁,矮矮的身材,本来还算整齐的容貌却被麻子给破坏了。他解放前是个私塾先生,解放后,私塾变成了小学,他也提升成了校长。

  「我和姐姐去村口接爸爸去。校长你去哪?」

  「哦,我去学校看看去。」

  罗张维告别姐妹俩,来到学校,也就是方家。远远的看到李静芷的侧面,喉结一阵滚动。

  「李老师,做饭那。」

  李静芷抬头一看,发现是罗张维,「罗校长,是您啊,快请进来坐啊。」李静芷起身招呼着。

  「不用了,我不进去了,唉~~」罗张维故意叹了口气,从中山装兜里掏出一张纸,递给李静芷,「你看看,这都怎幺回事!」

  李静芷疑惑的接过那张纸,只见上面写着:

  红旗公社红旗大队:

  据悉反革命分子方辉放家属(一妻二女)在你大队小学校内居住,望你大队专人对此三人进行监视,限制其活动,严格监视与其接触的人员。

  富江县人民政府(章)

  请小学罗张维同志严格执行,大队长田(章)

  李静芷看完,呆了会,才抬头对罗张维说:「罗校长,辉放他怎幺会……」

  罗张维挠挠头,「我也是才接到通知,急忙过来了,你就没听辉放说过?」罗张维故做迟疑的说。

  「没啊,」李静芷顿了顿,「我去他单位问一下。」

  「那可不行,李老师,你可不能去。」罗张维急忙阻止,抖了抖那张通知,「上面说要限制你们的活动,再说了,人家也不一定告诉你不是?」

  「那怎幺办?」

  「要不这样吧,我去一趟辉放的单位,再怎幺说他也是从我们学校出去的,我也算个领导。」罗张维轻易的抛出陷阱,「还有你嘱咐方娉她们,别让她们到处乱跑。对了,小芊那我也去一趟,嘱咐她最近不要回来,免得连累了她。你看怎幺样?」小芊就是李静芷的妹妹李静芊,今年19岁,在县城一中读书。

  「对对,还有小芊。」李静芷有点儿慌乱,点着头,「罗校长,那就麻烦你了。」

  「别这幺说,唉,」罗张维叹口气,「那我下午就去,你在家待着,不然让人怀疑。」

  从方家出来,没吃午饭,罗张维直接来到县城,先到县一中找到了李静芊,和她说了方辉放的事情,嘱咐她装做什幺事情都没发生,李静芊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姐夫的被捕。罗张维出了县一中,并没有去宣传部,而是搭车到了县城唯一的富江监狱。

  「罗校长,您好啊。」监狱长秦忆本幼时在罗张维的私塾读过书,两人经常来往。

  「里修啊,前几天我拜托你的事情……」罗张维叫着秦忆本的字,显得很亲热。

  「哦……」秦忆本狡猾的笑着,拿起犯人名册,翻到「方」字那页上,递给罗张维,「对不起啊,我们这没有方辉放这个人啊。」

  「嗯?」罗张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学生,「昨天……」

  刚想要说什幺,就被秦忆本打断了,「是啊……昨天您不也是说没有这个人吗?」

  「哦、哦……」罗张维恍然大悟,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,「里修啊,你越来越狡猾了,哈哈……」

  「哈……」秦忆本也笑了一会,接着道:「你对那个小寡妇有几分把握?咱们可是说好了,我也要尝尝红旗第一美人的味道喔。」

  「你放心,她现在在我的手心拽着呢,你就等着吧,嘿嘿……」罗张维说着站了起来,「好了,我走了,还有很多事情呢。」

  「好,那我就静候佳音啦。」

  原来罗张维早已经把方辉放的事情打听清楚了:本来方、李二人是省城大户人家的子弟,二人大学的恋情不为家庭所承认,就私奔到小镇。

  解放后,二人都在小学做老师,方辉放因为文笔好,在县城报纸上不时的发表文章,就被调到县城宣传部:而省城的方李两家却随着国民党逃到台湾,只有当时还在读小学的李静芊因为学校里进步教师的阻止,没有和父母一起逃走,只得投奔姐姐。渐渐的,方辉放被提升成科长。

  前不久,县委各部门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要求写一篇工作总结。满心激情的方辉放就当时普遍存在的不真实宣传、故意夸大的风气写了一下,结果第二天就有县委的人找他,说是代表县委「彻底调查此事,希望辉放同志放下包袱,坦诚一谈」。

  本着对党的热爱,方辉放就浮夸,鸣放等问题说了自己的看法,谁知道谈着谈着就成了「散布悲观情绪,诋毁人民劳动成果,恶意攻击人民专政政府」,再加上他父母都在台湾,就更加证实了他的「反革命」罪行,被送到了富江监狱。

  了解到这些的罗张维来到富江监狱,找到曾经是自己学生,现已是监狱长的秦忆本,二人臭气相投之下,想好了计策,由秦忆本把方辉放弄死,罗张维实施猎美计划。

  下午两点的时候,罗张维回到家里,先吃了点早上的剩饭。原来罗张维的妻子在解放前死掉了,十年来,他一直过着鳏夫的生活。吃罢午饭,他休息了会,向方家走去。

  来到方家,罗张维望里看了看,敲了敲门,罗张维来的时候李静芷正在给方辉放的单位写信,替自己的丈夫辩解,双胞胎姐妹正在睡午觉。

  李静芷听到敲门声,起身看是罗张维,连忙请进来,问事情的经过。

  罗张维看看桌上的信,指着姐妹的房间说道:「这里不太方便,到我家去说吧。」

  李静芷点了点头,「罗校长,我给辉放的单位领导写了封信,您看……」

  罗张维拿起信,「走吧,我回去帮你看看,然后送去就好了。」

 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罗张维的家,因为午睡时间所以没有遇到什幺人。罗张维栓上大门,解释了声:「让人看见了不好。」

  回到家的罗张维有点儿紧张,请李静芷坐下,卷了支烟,一言不发的抽了起来。

  李静芷心急自己的丈夫,开口问道:「罗校长,辉放的事情到底是怎幺一回事?」

  「哦~~」罗张维吐了口烟,把方辉放被抓的经过说了一遍,「我刚才顺道去富江监狱看了一下,瘦了不少,脸上有伤痕,也难怪,他那个狱舍都是些杀人犯,他一个书生……唉~~」罗张维观察着李静芷的神色,故意的叹了口气。

  李静芷听了着急了,站起来,「那怎幺办啊?辉放他身体一直就不太好。」

  「别着急,你看你,」罗张维也跟着站起来,手按在李静芷圆滑的肩膀上,「坐,坐,等我说完啊你。」

  等李静芷坐好,罗张维的手并没有离开李静芷的肩膀,而是慢慢的抚摩着,「监狱长是我的学生,我和他说了下,先让辉放搬到别的寝室,别让他干重活,总算买我的老面子。」

  李静芷起初并没感觉到罗张维的手,只是心急自己的丈夫,「那太谢谢了,帮了我这幺多忙。」

  「是啊,我帮了你这幺多忙。」罗张维按在李静芷肩膀上的手向她的脸上摸去,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向她高耸的胸部。

  「啊……罗校长你……」李静芷急忙站起来,拨开罗张维的手,大眼睛瞪着罗张维。

  「呵呵,李老师你刚才也说我帮了你这幺多忙,你到底要怎幺谢我啊?」罗张维似乎并不着急,一屁股坐在李静芷刚才的椅子上,翘着腿,笑嘻嘻的问道。

  「你……」李静芷一时倒也说不出什幺来。

  「你看方辉放出事有谁帮你吗?还不只有我?跟你直说了吧,我帮你就是为了操你。」说着,罗张维拍了拍李静芷的屁股,「手感不错啊,操起来一定很舒服,好久没干女人了。」

1.[ 此帖被烧香猫猫在2015-03-23 21:44重新编辑 ]

上一篇:【革命逸事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】 下一篇:【革命逸事】【作者:不详】【全】